当前位置: 主页>团委>师生随笔>

   扫描二维码分享

少年哀乐过于人——掌心的印记

时间:2017-07-15 22:17来源:团委 作者:吴晓祈 点击:
饭后天尚明亮,凉风轻拂。我绕到屋后,沿着村里的水池信步踱去,不一会儿来到了小学读书的地方。当时村里没有小学,上学的小孩只能步行到不远处的隔壁村读书。虽说这是小学读书的地方,却实在称不上是学校。教室是几间农村的平房充当的,总共不到 10 间;教室的对面是隔

饭后天尚明亮,凉风轻拂。我绕到屋后,沿着村里的水池信步踱去,不一会儿来到了小学读书的地方。当时村里没有小学,上学的小孩只能步行到不远处的隔壁村读书。虽说这是小学读书的地方,却实在称不上是学校。教室是几间农村的平房充当的,总共不到10间;教室的对面是隔壁村的祠堂;教室与祠堂之间的空间便是仅有的课后活动场所。如今看来,实在寒碜得可以。但这样一个简陋狭窄的空间,却仍然限制不住儿童天生的取乐之道。

当时每节课40分钟的情景早已不复记得,而课间10分钟的自由活动却记忆犹新。孩童时代的10分钟在多年以后的今天看来显得格外漫长。那时刚一下课不论男女都会奔向操场(姑且称之),女生玩的似乎总不过是跳绳和跳格子的游戏;男生的游戏要丰富得多、精彩得多,有男生之间的游戏——“烧拍”“走掠”“侧擒”(皆为潮汕话)等等,还有男女之间的“游戏”——这在调皮的男生看来是游戏,在女生看来却是灾难了——几个胆大的男生,已不满足于上述的游戏,故意跑到玩跳绳的女生中捣乱,在女生抬腿跨绳时将绳子拉开,使其落败。胆小柔弱的女生敢怒不敢言,只好悻悻地自认倒霉,把游戏的主动权交给同伴;胆大泼辣的女生则破口大骂,甚至拳脚相加,这倒反激起男生的拗劲来,将其列为重点打击对象。这聚众闹事的男生中便常有我,而且常是组织、怂恿同伴以此取乐的主犯。但恶人自有恶人磨,恶贯满盈的我也难免遇到强劲对手。那一次印象尤其深刻,那一个印记至今犹存。

忘了那次的起因是什么(总之一般都是我犯贱),我和她起了争执,她一气之下随手抄起课桌上的家伙——一支笔,使劲往我身上扎。我不曾料到她竟有此举,猝不及防,仓促间用手抵挡攻势,于是掌心被笔尖扎入,随即出血。双方对峙,各自默然。旁边的同学见状,立刻报告老师,老师把我们叫到了办公室。

看到我的伤势,老师先是对她进行教育,责备其行为过激;知道我平时的行径,又对我进行训斥。一番道理讲完,老师便把我们搁在一边,让我们各自反省。办公室只有我和她,由于受伤,气势上处于劣势,我自然不发一言;她却先开口,问我伤得如何。被她这一问,我倒顿时消释了气愤和屈辱的感受,故意作出不以为意的姿态。最后,两人一起向老师认错,此事便算了结。此后与她便算冰释前嫌,起码也是互不相犯了。

如今我摊开左掌,当时的伤疤虽早已痊愈,连痕迹也无,但笔尖扎入之处所留下的淡灰色小点却仍然清晰可见——正在掌纹的生命线靠近手腕处,而我也至今记得她的名字——何兰仙。

 

2017715

(责任编辑:朱捍卫)
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