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>团委>师生随笔>

   扫描二维码分享

嘤其鸣兮,求其友声——记与J的一次交谈

时间:2017-07-13 18:44来源:团委 作者:吴晓祈 点击:
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的一大缺点就是不大主动联系,但即便如此,仍能偶尔为他们所挂念与联系,这在我自是不胜感念的。那晚与 J 语音聊了半个多小时,从现状谈到过去,从各自目前的生活谈到彼此从前的记忆,相谈甚欢。 别后未曾见面,各自经历着工作中的迷茫与适应,自然缺乏交

 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的一大缺点就是不大主动联系,但即便如此,仍能偶尔为他们所挂念与联系,这在我自是不胜感念的。那晚与J语音聊了半个多小时,从现状谈到过去,从各自目前的生活谈到彼此从前的记忆,相谈甚欢。

 别后未曾见面,各自经历着工作中的迷茫与适应,自然缺乏交流沟通的共同语境,只在社交媒体上偶尔一见对方的生活掠影;更何况,J是很少发朋友圈的,我的动态反而透露得更频繁些。

 J说,真羡慕我的附近有可逛的旧书店,并提及大学时我总爱到市区旧市场旧书店淘书的事。那时,我总爱在周末花一个下午的时间逛逛旧市场,路过沿河对弈、唱曲、玩牌的人们,穿过菜摊、食摊、理发摊,感受小城午后不乏生机的惬意。购得几册旧书后,照例是在附近的一家福建名饺店里叫上照例的一份馄饨和一份蒸饺,精神和身体得到了双重的满足之后便搭乘101悠然返校。

 也许正是由于那段时间逛旧书店给我的体验,如今我一见旧书店比见了新书店、大书店更觉欣喜,心里总会生出一种必能寻得合意之书的预感。人在普宁,也寻得了几个可供闲暇消闷的旧书店,得空驱车前往,仍是独自一人,好像得到重返学生时代的感觉;有的旧书店更有未开封的新书售卖,因其所在简陋,还可适当砍价,讨价还价,趣味更佳,其中之乐真是只可为知者言而不足为外人道也——J想必懂的。

 J说,希望看到我更多的文章,像以前一样。想起以前写过的东西,我总是庆幸自己选择了文字的形式加以保留,虽然不过是一己思绪,却是心灵履历的绝佳见证,即便只是自言自语、无人领会,却不妨敝帚自珍、暗自咀嚼。当时没写的,以后再也不会写、写不出了。J说看我的文章会有酣畅之感,这倒使我感到十分欣慰,可见人同此心、心同此理,某些思绪在我们心中自是共通的。

 工作之后,心境自然不同以往,偶有纷乱思绪,未及提笔,却常淹没于随时袭来的琐屑之事中,徒增有心无力、力有未逮之感。再者,学生时代的思绪所关又岂可与今同日而语?也许是不再那么善感,也许是多有顾忌,更因坚持因情为文,不肯为文造情,自然有所懈怠。

 J说,我的文字有Z的风格。我听了会心大笑。Z是我大学时代所喜爱的为数不多的当代作家之一,曾有一段时间我较为集中地读他的作品,深爱其语言的流畅、精致与不俗,并为其语言组合方式所形成的思想深度所折服。我早已自觉自己写作的语言组合方式受了Z和另一位作家或多或少的影响,甚至当时执笔写作、斟酌文字时也有自觉的模仿。在这一点上,J可谓是我的知己了。J还提到我曾分享过的两个观点,更使我深受感动,想不到J竟记得清楚。

 J说,10月或11月拟来访我,我自然高兴,但想到J的期望之高,则又不免心有惴惴,哈哈,惟愿J的此行不要失望才好。

 粗理思绪,胡乱成文,不及细加斟酌,不知可稍慰J之殷盼否?一笑。

 

2017-07-13

 

(责任编辑:朱捍卫)
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